唯品会“流量霸权”下的商家之痛:“二选一”,还是没得选?

作者:段琪   发布时间:2020-09-03 15:02    来源:网络
  

  唯品会对平台商家下手了。

  在唯品会入驻的商家李维最近有些情绪崩溃。企业刚从今年疫情的冲击波下逐步走向正轨,唯品会下达的“二选一任务”,又予以他猛烈的一击。一时间,他不知该如何应对。

  “今年7月,我们收到了唯品会方面的电话通知,要求品牌商家停止与爱库存的合作。在反复衡量后,我停止了与爱库存的合作。”李维说道。

  但这一决定从短期来看就给李维增加了五万件库存的压力,货值在几百万。“尤其是在这疫情之下,我们急需现金流的运转,因为这可预见的现金流断裂,我们接下来只能被迫进行相应的工人和供应链的优化。长远来看,其中的损失我不敢想象。”李维叹了口气说道。

  一直以来,李维家的商品主要是在唯品会和爱库存平台售卖。“正常情况下,我们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库存出现,在唯品会上进行日销的同时,我们在爱库存那边一个月有4-5次的品牌上线机会,每次上线都有破万件的销售量。”李维告诉记者,其之所以选择唯品会是因为在改平台做的时间更长,付出的更多。

  接入爱库存,是因为爱库存平台能成为企业业务新的增长点,而这一增长点还能帮助企业快速回笼资金,提升资金使用效率以及货品流通效率。目前李维家的产品在唯品会跟爱库存的销量是2:1的比例。

  据记者了解到,此前实际上唯品会曾陆续要求商家进行二选一,但并不强硬。但从今年7月份开始,就开始通过颇为“强硬”的“商家下线”等方式要求商家中断与爱库存之间的联系。李维告诉记者,“近期还有部分依旧在爱库存上开店的唯品商家被清退,使得大家都很害怕。”

  实际上,一些电商平台为招揽更多用户和保持平台优势,常通过或明或暗的方式施压,逼迫或暗示商家“站队”二选一”等,这在零售电商行业尤为明显。强制“二选一”不仅侵犯商家的自由选择权,还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被形容为“商家受伤,消费者中枪”。

  过去几年,“二选一”成为电商行业的顽疾,阻碍了整个电商行业的发展,被比作“电商平台发展的绊脚石”。2019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电商法》对于“二选一”有明确规定,但在业界问题却依然存在。或许利益在前,消费者和商家很难看到健康有序的市场,对于商家而言,面临平台如此霸道的行为举措以及下半年抓紧复产复工的阶段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疫情下的无奈,二选一下的悲痛

  做了十来年的服装,李维觉得今年是很难的一年。不仅是因为上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下半年还要抓紧复产复工,努力清上半年库存清完,准备下半年生产。

  在今年疫情中,“过往可能一个季度靠几款爆款产品,品牌商就能存活的很好,而当下消费者追求个性化款式,就需要我们多款少量备货。从今年来看,款式数量比往年多了很多,但我们也不敢备足够的货。之前的库存压力仍旧很大。”一位服装生产商如实表述。

  绝大多数的商家在面对今年特殊情况而引发的消费市场的变化,做出相应调整。在今年疫情的新形势大背景之下,服装零售业会因疫情面临更大的考验,大量商品由于销售、物流等问题成为库存商品,以线下渠道为主体的企业急需成本收缩并调整销售方向。不少品牌和商家们也尝试或加速推进更加多元化的线上销售模式和渠道,寻找“自救之路”。

  根据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在疫情下,33.1%的企业现金仅能维持2个月。更有知名品牌负责人疾呼:很多企业生死存亡往往只在一线之间,现在急需将现有的库存销售出去、回笼资金,更多争取企业正常运转下去的空间和时间。因此,去库存、盘活企业资金流、拓宽企业线上销售成为各零售品牌的当务之急。为帮助品牌和商家们能尽快回笼资金多争取现金流喘息时间,新电商平台在其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而疫情当下,唯品会的二选一一出,无疑让商家们今年更加困难。好不容易有多渠道的销售,且增速回暖,如今的局面,却是所有商家们都不远看到的,尤其到了销售旺季。

  李维告诉记者,自己是2年前加入爱库存平台的。“对于我们这些商家来说,上半年碰到疫情影响生意,肯定要线上多平台多渠道尽可能去把之前的库存清掉。”今年7月,李维收到通知要求停止与爱库存的合作。一开始,李维没当回事,以为就是一阵风。

  “今年刚过完春节,之前唯品会和拼多多搞过一次,要求二选一,弄了有将近半个月,最后不了了之。我们以为这次也是一样。”李维表示,“上次唯品会对接的人就和我们说高层在抓,他们提示完之后,我们品牌商品再在爱库存上上线,也没有后期再通知和处罚。但是这次不同,只要产品一上线就被抓取到。”李维说道。

  记者从另一位商家了解到,由于其在爱库存继续上货,唯品会已直接下架了其品牌商品。“这对商家伤害很大,被下线后即使再恢复上线,商品的权重也会受到影响。”该商家表示,将极大影响其产品的销售情况。

  上述商家表示, “今年疫情影响很大,而且在货品上我们已经在两家平台上进行了区分,但是周边的商家也基本上,在近期都遭遇了唯品会要求二选一。” 他对此表示非常不解,而且选择什么样的平台是商家的自由权利。

  “二选一”对于商家更大的影响在下半年的生产上。李维告诉记者,“按正常情况,我们每年都会预先做报表,每年大概会有预期1.5亿的销售,然后我们把货备好,这样的情况下,风险性就会很小。现在我们放弃了爱库存,1.5亿会缩减到1个亿,我们也不敢提前备货。生产的员工也要解雇。”

  损人不利己的二选一

  2019年1月1日实施的《电子商务法》对规制此类行为作出明确规定。新《电子商务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因其技术优势、用户数量、对相关行业的控制能力以及其他经营者对该电子商务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等因素而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

  同年8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展改革委、公安部等8部门印发通知,决定联合开展代号为“网剑行动”的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重点打击包括电商平台“二选一”等在内的网络市场不正当竞争行为。

  然而,“二选一”现象禁而不绝,不断出现新形式、新特点。从过去毫无遮掩地“断网逐出”,到现在采用技术手段干扰商家正常经营,如流量限制、搜索屏蔽、排名沉底……一些平台企业将构筑壁垒、限制竞争作为赢得市场、巩固优势的手段,影响了电商行业整体发展。

  而唯品会当下的举措,更是让李维感到心寒。他表示,“唯品会的二选一实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原本我们可以利用多家渠道进行对品牌的流量导流,实则对平台也是互助互利的。但唯品会的二选一如果长此以往,只能让自己的发展之路越走越窄。”

  值得注意的是,在几年前,唯品会还曾与京东发布过联合声明,明确反对“二选一。”在联合声明文件中显示,“在平台面前,商家永远都是弱势群体。对于他们的遭遇,我们深表同情。在这几年屡次的二选一风波当中,绝大多数商家都能坚定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勇敢对霸权说不。对他们,我们除了尊重,更有感恩,为他们,我们唯有倍加努力,以不负他们的信任和支持。

  京东和唯品会也鼓励并坚定支持更多的商家勇敢站出来抵制二选一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在恶斗完“流量恶霸”后,唯品会也最终走向了反面。

  原本商家和平台本应该是一种长久合作、互惠互利的关系。但二选一的压迫在情理上,恐怕也不符合互惠互利的合作原则;在法律上也有违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有业内人士分析,爱库存创立之初,也是瞄准服装库存,三年不到的时间里,服饰商家成几何级数增长的速度,让唯品会看到了自己在特卖这个赛道中的威胁。10多年的发展,唯品会曾说过电商、金融、物流是未来唯品会的三驾马车,可除了当初起势的特卖业务以外,其他均以失败告终。

  前段时间,唯品会2020年Q2财报发布,连续31个季度盈利,但仍被其主要投资方高瓴资本抛售股票,导致一夜蒸发200亿人民币。外界表示,CFO杨东皓的离职和唯品会内部业务陈旧无创新,市场想象空间缩小,才会导致资本抛售的主因。

  在二选一之下,李维只是众多电商平台不正当竞争“炮灰”当中的一个缩影,用“生存与灭亡”这个关键词来进行贴标签,完全符合当下商家们的内心色彩。他们又该如何度过这至暗时刻?



上一篇:七夕幸福清单:给TA一份暖到心里的惊喜!
下一篇:把握夏日的尾巴,以家人之名解锁生活的花样幸福

声明:凡本网作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中国乐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中国乐活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果有转载文章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


责任编辑:段琪